蛾三

【相二】燃烧恋情的香烟




眼看雨越下越大,二宫拿出手机第三次给相叶雅纪发信息。他尽可能地靠在便利店的玻璃门上,试图躲到窄窄的挡雨板下,玩着手机游戏,心中猜测到底是雨先淋到自己还是相叶先到。“mission conplited”手机频幕显示着胜利的画面,二宫抬头看了看雨,转身推开便利店的门买了一杯咖啡然后坐了下来。雨水带来过去的回忆,相叶雅纪在他们互相交织的人生中偶尔也会像今天一样没办法及时赶到,这不怪他,天要下雨,路上堵车是必然的。便利店内空调很凉,但心里有个相叶雅纪的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像一团没有形状的东西。


光是想着你我就要化掉了,相叶同学。




突然,便利店的玻璃被敲响,相叶站在那里,他说:抱歉nino,路上太堵了。


二宫团子不仅化了,还再也凝不成形了,但精神很好,他笑着说:哦,不管,你就是太慢了。





二宫坐在学校宿舍的阳台上抽烟。烟这种东西吧,它给你一股劲儿,你要是当作消遣,就不要问为什么,就随着它飘,衬了这份心意,你要是想发挥它提神醒脑的功效,就攒着那股劲儿去做点什么。二宫和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一种状态,可能是昨晚那场雨让他头晕,可能是相叶雅纪模糊不清的态度让他烦躁。


相叶雅纪,二宫吐着烟念他的名字。你怎么这么好呢,怎么好的这么让人讨厌呢,啧,好的让我不知道怎么说出我喜欢你,你看出来了吗,你看出来了你怎么不能换一种好来对我呢,你没看出来,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少女二宫又吸了一口烟。


边抽二宫边推开了阳台门,冲着里面外放音乐的舍友大喊,诶,你们就不能换首歌


- 换什么


- 换个清爽透顶的


- 滚吧,你前两天还说这歌像风一样呢




操,二宫灭了烟,进了室内。那股劲儿既然用在相叶雅纪那里也是白用,还不如消遣了。这么想着的时候,相叶推开了门。手上提着背包和篮球,前额和脖颈的碎发湿漉漉的,球袋一扔,边接水边问:


- nino,你是不是换烟了


- …对啊,你要不要试试




二宫的手重新搭上阳台门,烟草的劲儿涌到头上,消遣与动力达成一致,在这样一份新鲜而带着凉意的美好面前,谁爱放什么音乐,都随便吧。




相叶放下水杯,一步步走到阳台,一步步走近二宫,他借着二宫手中的火机点燃香烟,然后吐出烟雾并发表感言:nino,这烟像你,有点甜。他听到二宫和也呼气的声音,室内的灯光印着二宫一边的脸庞和藏在白T恤下偏瘦的身体,他盯着看。




二宫迎上那道目光,心想,相叶雅纪,你不好,你真是太坏了,坏的我不想说喜欢你了。


而是想和你,接个吻。





橙红色的光点在灯光触不到的地方忽暗忽明,两个人盯着对方那只烟燃烧处的光点,偶尔将视线挪到对方的脸上,又很快移开。或许烟燃尽的时候这场雾一般的爱情就会落地生根,也或许没有人告白,只剩喜欢的心情,比烟灰还纯净,比火星点子更有温度。




一截烟灰落在了二宫的白T恤上,但更糟糕的是,这个夜晚太过纯情了,最后一口的烟燃起了加倍的焦躁。


二宫看着他的相叶同学比自己更沉默地吸完那只烟,觉得自己被浇了个透心凉,他在心里说,这究竟是怎样一场庸俗糟糕却又酸甜可口的暗恋。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