蛾三

【KK】他将不会失去你





“预计今日下午市区大部将有降水,请各位市民出行带好雨伞…”白天的新闻在凌晨重复播放。


堂本刚和堂本光一抱着躺在床上聊天


- 光一我跟你说过的,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个歌手,我喜欢唱歌,喜欢和大家一起,灯光,身体的律动,都很美妙,一群人互相厌恶又互相离不开,多好


- 所以你之前就在街头唱歌?


- 我在等别人来听,我只想有人来,有人和我一起


- 孤独的歌手啊


- 孤独的光一啊


说完两个人觉得好笑,气氛很好。光一坐起身抽烟,烟在燃,灼烧了空气,在昏暗里发亮,他转头问,要出去走走吗。然后他们就出门,在黑白交界的缝隙里慢慢地走着,像畏光的生物那样享受太阳未升起的早晨。


刚走在前,光一走在后。刚把手背在身后去牵光一,像炫耀一样拉着这双失而复得的手轻轻地晃,堂本刚觉得那种感觉很好,但一会儿又放开,仿佛太过自在是种不真实。路过一个便利店,他进去挑东西,光一站在门口再次点燃香烟。


人从一种焦虑里走出还会再陷入另一种焦虑,过去的两周他们重修旧好,起初他认为终于得到了解脱,曾经失去对方造成的焦虑困扰了他很久,现在再一次得到是件七成好的事,未满的三成是他新的焦虑。他觉得刚非常小心翼翼,明明很渴求,却又在克制,显然他对关系的修复存在疑虑。光一抬头看到刚站在冰柜前挑了草莓牛奶,拿了布丁,他想,过了这么久,你的口味没变过,喜欢唱歌也没变,除开这些,你也要还是原来的那个你才好。


刚一边拧盖子一边用身体抵开店门,光一灭了烟,上前帮他拉着,出了门,又伸手接过堂本刚撕下来没地方扔的瓶子封层,继续默默跟在刚身后走。


走着走着,天色变浅了一些,路灯也灭了。清晨的风微凉,这几天持续降雨,今天似乎也不是晴天,很快天飘起了雨,光一撑了伞。


- 诶难得雨停一会儿


刚接过便利店袋子,好让光一撑伞,袋子一晃一晃的,碰着他的小腿发出声响。


- 过了这几天就好了,天气预报也说了


- 其实天气预报没那么准的


- 预报说下雨不就下了嘛,你要相信预报


- 不能太信


- 那你信我吗


刚转头望


- 信我吧,虽然可能我还不如天气预报准,但你信我,下雨我能给你撑伞,不下雨我能走你后面,再或者,你信我们


- …


- 我们虽然分开过,但是能再在一起就说明相信我们自己不会只是徒劳


光一停下来拉他走到一处屋檐下收了伞,抱住他


- 你别怕


-  … 光一,我们重新在一起以后我一直希望这些绝对不要是假的,对我来说这是个特别好的梦,我想我不能醒,可我必须醒


- 你先睁开眼,然后看看我,我什么样


- 老了


- 明显吗


- 还好,一点点


- 那就对了,我老了,说明你也老了,你知道老了说明时间动了,梦里时间是不会走的,刚,你再看看我,我需要你爱你正如你之于我


刚说不出话,他就那样站在窄窄的屋檐下,手上便利店袋子的坠感,棉质外套的柔软,雨水落地的嘀嗒声,这些好像都感觉不到了,有什么所谓呢。


- 好,我信你,然后信我们,反正也老了,老无所感,无所依,就倚着你吧




然后他们继续走,在一天最早的时候,绵密温情的雨里,往一个家归去。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