蛾三

【KT】夜行





一年多以前,堂本光一去了国外做一个项目,做完就回,没有确切的归期。他和堂本刚偶尔通电话,很累的时候打一通,焦虑的时候打一通,很闲的时候也打。两人主动打电话的频率差不多一样,大部分时候电话接通时是没有问候语的,接通,几秒的沉默,但总是堂本刚先说,光一,你给我随便讲点什么吧,然后光一就开始说,没有特定的内容,生活里有什么说什么,也不是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堂本刚只是出声答应着,做着自己手上的事情,轻快又漫不经心。


不成章法,有一句没一句聊生活是堂本光一的方式,好像生活只有堂本刚这一个出口一般,对别人的不言不语到这里都变成了不存在,反过来,一切在这里才萌生了新的意义。堂本刚在所谓通话的状态里是引导者,是堂本光一的安全出口,是他的岸。




两个人很少视频,堂本刚觉得沟通的形式什么都好,而光一,曾经的少年光一对堂本刚这样说过,我心里有个你的样子,打电话的时候我能想着,这样挺好。


大了以后再问他,他说视频影响做事,能沟通到就行了。堂本刚尝试着按光一的思维考虑,他觉得脑海里有一块深色的绒质幕布把自己包裹起来,电波像一道银白曲线在那块幕布上律动,刺啦刺啦的杂音就是律动衍生的波点,同样嵌在那块幕上。接通电话,聊天,好比在那团深色绒布里行走,柔软,可以延伸变换,没有尽头。


堂本刚很敏感,他把他的感受放在自己的工作上,话语间。别人都说,刚先生好温柔,身上充满了爱。




- 嗯,昨天去场地看了一下,差不多到最后阶段了,应该还有一两个月就能回来


- 哦是这样


- …


- …


- 前两天去了海边城市,你喜欢的那种,以后有机会再一起去一次吧


- 好… 光一


- 你说


- 光一


- 我在听


- 光一


- 嗯




我在心里描摹你,想多叫几遍你的名字,想再多听听你的声音,想让那条银白色曲线的波动再美妙一些,想再踩一踩那块绒布,一片暗色里,你从远方穿梭而来,光一,我的心里也有一个你的样子。




- 光一你还累吗


- 我挺好


- 嗯,那就好











评论

热度(43)